國學經典教學中的審美教育

  • 投稿
  • 更新時間2019-07-25
  • 閱讀量7次
  • 評分0
  • 0
  • 0

  摘要:國學經典是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遺產,其中包含積極的德育和美育營養,如寬和中庸的處世態度、仁義禮信的道德約束和胸懷天下的人格魅力等,是對大學生進行審美教育的有益材料。“國學經典導讀”課程要著眼于學生的發展,精心優化學習內容,恰當運用有效的教學手段,才能在經典研讀和審美教育兩個維度有收獲。


  關鍵詞:國學國學經典審美教育


  近年來,社會上興起了一股國學熱,比如各地中小學提倡國學教育,多家大學紛紛舉辦國學院及國學班,各種國學培訓機構如“孟母堂”等全面開花,多家媒體還舉辦評選“國學大師”等比賽,甚至企業界用《周易》等儒家經典思想進行管理。為適應社會發展需要同時是學科規律使然,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南國商學院中文學院開設了“國學經典導讀”這門專業選修課,由筆者主講,取得了良好的成效。


  一、國學經典中的美育內容


  教育史上,德國哲學家席勒最早提出了審美教育(Aestheticedueation)這一概念。他從教育的根本目標出發,認為“教育的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使人在其純粹自然狀態的生活中受到形式的支配,使其在美的王國所涉及的領域里成為審美的人。因為道德的人只能從審美的人發展而來,不能由自然狀態中產生”[1]。席勒的觀點在一定程度上和儒家重視教化有許多共通之處。儒家的創始人孔子本身就是偉大的教育家,儒家經典中包含了豐富的德育和美育材料,其中許多內容至今仍然有積極的現實意義。


  (一)以仁義禮智信修身


  儒家強調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提倡人格之美。《禮記·大學》說:“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朱熹注:“此八者(指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明德天下),大學之條目也。”[2]在儒家看來,修身是出仕的基礎。修身的條目很多,仁義禮智信是基礎內容。


  對于仁的道德內涵,孔子在《論語》中多有論述。他認為,“仁”首先是一種高尚的內在品德。如孔子說:“唯仁者能好人,能惡人。”(《里仁》)又說:“茍志于仁矣,無惡也。”(《里仁》)“巧言令色,鮮矣仁。”(《學而》)其次,仁還是一種相處之道。孔子說:“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里仁》)“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仁者安仁,知者利仁。”(《里仁》也許孟子的話最得孔子之旨。孟子曰:“仁也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盡心下》)許慎的《說文解字》說:“仁,人也,從二人。”孟子和許慎的觀點是一樣的。所謂仁,意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要寬容和諧,是一種社會人際關系學,其本義實則具備人文主義的初步萌芽。孔孟的這一觀點對于我們今天建立和諧的社會關系無疑具有不可回避的積極意義。


  所謂“義”,是和“利”相對立的概念,即拋棄個人的私利而追求個人價值或者社會價值。中國古代求義的典型人物的感人事跡隨處可見,如劉向的《列女傳》專門辟有《節義傳》一篇,用以表彰具有大義之行的古代杰出婦女。在儒家經典著作中,類似的記載屢見不鮮,其中最著名的莫過于《左傳》中講的“大義滅親”的故事,也是這個成語的出處。《左傳》隱公四年記載,衛莊公過于溺愛小兒子州吁,衛國有個大臣叫石碏,勸諫莊公不要這么做,否則會有禍害,但衛莊公不聽。州吁從此更加驕奢淫逸,最后竟然殺死了哥哥衛桓公(即衛莊公死后傳位給衛桓公),自己篡位。石碏看不過眼,又精心組織殺死了州吁,維護了衛國的君臣大義。他因為自己的兒子與州吁為友,也一并去掉。《左傳》的作者借君子之口贊美道:“石碏,純臣也,惡州吁而厚與焉。‘大義滅親’,其是之謂乎!”


  至于信、禮、智諸觀念更是中國傳統美德。《論語》記載曾子曰:“吾日三省乎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學而》)載:“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車兒,小車無車兀,其何以行之哉!”(《為政》)言信之文,儒家諸篇多有描述。如《春秋》三傳都記載了魯宣公十五年宋華元和楚國將領司馬子反結信而盟的故事。相反,對于那些無信、無禮及非明智之舉的行為,古人則予以譴責。如《左傳》記載鄭武公、鄭莊公為周平王卿士,后受到周王的不信任,于是隱公三年“周、鄭交質(交換人質)。王子狐為質于鄭,鄭公子忽為質于周。王(平王)崩,周人將畀虢公政。四月,鄭祭足帥師取溫之麥。秋,又取成周之禾。周、鄭交惡”。雙方在交換人質的情況下尚且如此不信任,其背信棄義到何種程度。《左傳》作者同樣借君子之口批評道:“信不由中,質無益也。明恕而行,要之以禮,雖無有質,誰能間之?”禮儀制度更是儒家必修的功課,也是古人日常行為的規范準則。對于諸侯國交往中或者個人的失禮行為,《春秋》三傳屢言“非禮也”,可見其重視程度。


  (二)中庸與特立精神的人格之美


  儒家要人“溫良恭儉讓”,講究做個謙謙君子。《論語》載孔子“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子罕》)。即凡事不走極端,性格不倔強,孔子在弟子的心目中“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述而》)。這些都很好地示范了儒家的中庸態度。但古代經典中集中闡述中庸思想的是《禮記·中庸》篇。


  關于此篇的宗旨與作者,鄭玄的《禮記目錄》說:“以其記中和之為用也。庸,用也。孔子之孫子思作之,以昭明圣祖之德也。”[3]按照鄭玄的解釋就是用中和的態度處世。后來宋代的朱熹和程時對其內涵又進一步進行了闡發。朱熹在《中庸章句》中說:“中者,不偏不倚、無過不及之名;庸,平常也。”他又引用北宋理學家程時的話說:“不偏之謂中,不易之謂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4]北宋理學家的觀點認為中庸乃是人間常道,反對異端,此說法或許不利于思想解放,但客觀上也提出修身的中和之美。這和《中庸》篇本身的思想是一致的。《中庸》云:“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所謂“致中和”在現代社會的價值,就是提倡社會道德的主流回歸,個人品德的正氣彰顯,從而形成一種雍容大度、謙讓有禮的君子風度。提倡中庸之道絕不是是非不分,不講原則,做個好好先生。其實孔子本人也很反對這種墻頭草式的好好先生。他說:“鄉愿(好好先生),德之賊也(是對道德的傷害)。”(《論語·季氏》)“道聽而途說,德之棄也。”(《季氏》)對于有人認為要“以德報怨,何如”?他回答:“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論語·憲問》)明確表示不能對怨惡妥協。后人往往在這一點上誤解乃至曲解孔子的本意,這是很不應該的。


  (三)以心懷天下處世


  儒家提倡內圣外王,修身的目的是治國平天下,心有天下、治國安邦才是士人的大愛大美。除去愚忠效君的糟粕思想外,儒家治平天下的思想包含愛國主義的偉大情懷,憂國憂民是其中的核心理念。對于那些不愛民、大興土工、好戰亡國的昏君,古代典籍毫不客氣地予以揭露。如《春秋》僖公十九年記載梁國亡。《左傳》記載了其亡國的來龍去脈:


  梁亡,不書其主,自取之也。初,梁伯好土功,亟城而弗處,民罷而弗堪,則曰:“某寇將至。”乃溝公宮,曰:“秦將襲我。”民懼而潰,秦遂取梁[5]。


  從《左傳》的記敘看,梁國之亡完全是其國君不愛惜民力的自作自受,所以《左傳》開頭就說“自取之也”。《公羊傳》和《穀梁傳》更是批評的厲害。《公羊傳》認為“其自亡奈何?魚爛而亡也”,可以說是從骨子里爛掉了。《穀梁傳》直接批評梁國執政者“湎于酒,淫于色,心昏耳目塞,上無正長之治,大臣背叛,民為寇盜”,所以“梁亡,自亡也”。


  孔子說“仁者愛人”(《顏淵》)。主張在不破壞等級名分的前提下對包括一般勞動者在內的眾人給予尊重、同情和愛護。他極為推崇“博施于民而能濟眾”的人,要求弟子“泛愛眾”(《學而》),他從仁的原則出發,他要求統治者“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學而》),反對過度剝削。這些都是儒家憂民的表現。


  審美與審丑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儒家典籍中記載了不少丑陋行為,若以彼為鏡,則可以照出許多人的靈魂,具有獨特的審美效應。如《左傳》宣公二年記載宋國和楚國將要開戰,宋國主帥華元殺羊犒勞將士,不知什么原因卻忽略了他的車駕羊斟。這本來是一件小事,誰知羊斟居然懷恨在心,等到正式戰斗時,居然有意將華元的戰車趕到敵方的陣營了,致使宋國戰敗,主帥被擒。為些許飲食小事,居然置國家利益與不顧,難怪《左傳》作者借當時賢人之口罵道:“羊斟非人也,以其私憾,敗國殄民。于是刑孰大焉。《詩》所謂‘人之無良’者,其羊斟之謂乎,殘民以逞。”可謂一針見血。


  二、國學經典教學中的美育方法


  國學經典中的美育素材是十分豐富的,對于當代大學生的素養提升有多方面指導意義。但國學經典的學習任務絕不僅僅是美育的一種,相反,美育只是經典滋養的一個方面,是教學目標中的一個維度。因此,要在國學經典的教學中貫徹美育就要巧妙設計合理的教學方法。


  (一)科學設計國學經典教學中的美育內容


  要有效貫徹美育目標,首先必須進行學生美育內容的設計。具體而言,本課程所要培養的審美能力大體包括兩大方面:一是審美感受和欣賞;二是審美批評。對國學經典的審美感受和欣賞主要包含學會體悟古代經典中的先進思想,感受其中的人格美和道德美,即接受經典的精華熏陶。審美批評就是要在學會辨別美丑的基礎上,確立正確的審美觀,學會自我審美。


  其次,在確定美育目標的基礎上,要精心挑選學習內容。中國封建社會時間長,傳統典籍往往精華與糟粕并存。同時國學經典涉及面比較廣,教學側重點不太好把握。教師要密切聯系美育目標對教學內容進行優化。在具體教學實踐中,我主要考慮社會現實、學生發展及傳統經典的精華三個因素進行備課。


  比如在進行《論語》導讀教學時,針對當前社會上的詐騙現象,我重點挑選了孔子及其弟子關于“信”的論述。另外結合一些社會熱點問題及時對授課內容進行調整,這樣一方面能夠提高學生的學習興趣,而且能夠增強課程的實用性。考慮到大學生的將來發展如就業、考研等實際問題,我引導學生學習《老子》中水的智慧:堅持和點滴。實踐證明,這些精心優化的內容使學生受益匪淺,受到了他們的歡迎。


  (二)優化教學方法


  有好的材料和內容,也要有恰當的教學組織方法。在具體教學實踐中,我運用三種基本的教學方法取得了良好的教學效果。


  一是案例教學。經典之所以成為經典,主要是因為它們包含許多可以超越時空的永恒真理。案例教學法就是向學生展現這些真理的現實意義,從而激發他們的學習興趣。如在講授《周易》這部深奧的經典時,我就用典型案例導學:大學生身陷校園貸陷阱,無力償還。這個案例用《周易》的爻位說來解釋,就是《易經》中屢次出現的所謂“位不當也”:大學生的身份是學生,主業是學習,按理說,大學生應該明白這樣淺顯的道理。可是他們沒有看清自己的學生身份,從貸款平臺借貸用以經商,導致無力償還。這樣的悲劇對于同樣是大學生的聽課者來說,無疑是具有震撼性的,從一個側面展示了《周易》的博大精深。


  二是精研文本。國學經典導讀的主體是經典文本本身的研讀,脫離文本的游談只能將這門課滑向心靈雞湯式的調侃,課程的性質甚至也會有所改變:或者是思想品德修養課,或者是單獨的古典美育課。美育的目的達到了,但是中文專業的特色卻淡化了。因此,在授課時,我堅持以經典研讀為根本,在閱讀過程中展示、品悅道德的力量、美的力量。比如在講授儒家的修身時,我組織學生研讀經典中關于修德的言論,尤其是孔子的言行。孔子不但對修德有專門論述還有身體力行,《論語》中多次描述了孔子的日常行為,具有強烈的示范意義。如《論語·鄉黨》篇言孔子“立不中門,行不履閾”,與鄉人飲酒,“杖者出,斯出矣”。《子罕》:“子見齊衰者(戴重孝者)、冕衣裳者(官服者)與瞽者(盲人),見之,雖少必作,過之,必趨。”《雍也》:“伯牛有疾,子問之,至牖執其手,曰:‘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孔子的重禮、敬老、尊貴、仁德、尊師和發自內心的仁慈,這些高貴的品德躍然紙上,從中自然體會到他的人格之美。


  三是引導與體悟。限于知識水平的關系,大學生對經典的學習當然離不開老師的有效引導。比如在進行《周易》導讀時,由于受社會淺薄學風的影響,一些學生往往認為該課的目的就是學習如何算卦。剛開始積極性很高,隨著內容的加深,學生的注意力不可避免地下降,慢慢忽略體會《周易》的智慧,背離課程目標。在實際教學中,我隨時關注學生的學習情緒及時調整課堂教學目標,及時引導學生將重點放在《周易》對宇宙天地萬事萬物的抽象表達上,用心體會《易經》的結構美和形而上的哲學美。


  當然,良好的學習效果是課程的目的與歸宿。考察學生的學習效果需要進行恰當的教學設計。在課程教學中,我采取師生互動、小組討論、個人演示的方法有效培養大學生對經典的體悟。在師生互動環節,我一般以學生較為感興趣的話題為切入點,巧妙提升學生思考的興奮點,如孔子的養生術、孟子面試中的技巧等,引起他們的學習興趣。然后就集中的話題進行互動討論,形式上既有師生之間的思想碰撞,又有同學之間的切磋等。在學生有一定感悟的基礎上,我要求學生自主選擇某個專題,自行查找資料,在課堂上闡述觀點,其他同學予以補充、討論,從而達到自我體悟的教學目的。

大星彩票走势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