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課堂應用于臨床醫學教育的文獻學思考

  • 投稿
  • 更新時間2019-07-30
  • 閱讀量10次
  • 評分0
  • 0
  • 0

  隨著互聯網的出現和發展,在高等教育中怎樣把主動性還給學生,從而實現“教與學”的共同提升,是一個必須面對的現實問題。一種基于“通用學習設計”理念的翻轉課堂授課模式出現了。“通用設計”這一理念源于無障礙設計思想。美國特殊技術應用中心(CAST)結合大腦研究的最新成果和網絡通訊技術,提出了一個新的教學模式即通用學習設計(UDL)[1]。它主要是指精心設計教學資源和活動,以使在聽、看、說、讀、寫、行動力、記憶力、理解力等方面有差異的學生都能實現預期學習目標[2]。“翻轉課堂”與傳統教學中“老師講”“課堂練習、回答”以及“家庭作業”3個步驟不同,而是對課前、課中、課后的教學安排進行重新規劃,它的三部曲是“檢查作業”“討論、交流”“不會的再由教師講解”,這樣通過知識傳遞、知識內化、知識鞏固的顛倒安排實現師生角色的翻轉[3-4]。翻轉課堂實施效果如何,與兩個環節密切相關:(1)學生課前得到的學習資源的質量;(2)課堂中“討論、交流”活動的組織形式及內容質量[5]。臨床醫學是實踐性、記憶性、理解力、溝通與交流能力等均要求很高的學科,UDL的理念和翻轉課堂非常適合臨床醫學專業的教育教學。因此,對翻轉課堂應用于臨床醫學教育實踐的現狀進行文獻學統計和分析,具有重要意義。


  1資料與方法


  1.1一般資料以中國知網知識服務平臺(CNKI)的文獻數據庫為數據源,時間段默認為:截止2016年2月29日數據庫收錄的所有相關文獻,以“主題=臨床醫學”并“主題=翻轉課堂”進行精確檢索,得到有效記錄15篇文獻。


  1.2方法運用Excel2003對數據進行處理、分析和繪圖,并就有關文獻的文獻計量學特征進行探討。


  2結果


  2.1論文產出年代及學科分布自2014年發表第1篇“臨床醫學與翻轉課堂”主題文獻以來,每年的發文量呈快速增加趨勢(圖1)。提示這一主題的研究雖然起步較晚,但已迅速受到不少研究者的關注;學科分布的分析顯示,這一主題的論文主要集中在“醫學教育與醫學邊緣學科”、“教育理論與教育管理”這2個領域,提示目前從醫學及醫學邊緣學科、教育學等角度來研究臨床醫學與翻轉課堂的文獻較多,同時也產生越來越多的研究成果(圖2)。最早發表此類文獻的是鄭君芳等[4],隨后是王興紅等[6]、劉鵬[7]、錢紅等[8]、王鳳杰等[9],他們分別從“微課”與“翻轉課堂”引入生物化學課堂教學的可行性和必要性等多方面對“臨床醫學與翻轉課堂”這一主題進行了富有成效的研究。


  2.2被引頻次分析被引頻次是被引文獻的學術和應用價值的重要反應。本研究15篇文獻的總被引用次數為14次,篇均被引0.79次(表1),數量偏低,提示可能與該主題文獻發表的時間較短有一定的關系;另外,15篇文獻的總參考數為138篇,篇均參考數為9.20篇;總下載數為2114次,篇均下載數為140.93次。


  圖1論文產出年代分布圖


  圖2論文學科分布圖


  2.3文獻來源分析本研究15篇文獻來源于10種期刊,其中《中國醫學教育技術》《中國繼續醫學教育》《衛生職業教育》3種期刊是刊載該領域文獻最主要的來源期刊,其刊載的文獻數共為8篇,占總數的53.3%,上述3種期刊可被視為該主題研究的重點期刊,見圖3。其中,《第四軍醫大學學報》被“中文核心期刊要目總覽(北大版)”收錄。


  2.4地區和機構產出分析本研究檢出的15篇文獻,第一作者所在地區以及發文機構分布情況分別見圖4、5。第一作者單位所在地區排名前兩位的是河南(5個)和陜西(3個),而北京、湖南、湖北、山東、重慶、黑龍江、貴州的第一作者單位分別是1個,見圖4。發文機構排名前兩位的是:河南省漯河醫學高等專科學校(4篇)和第四軍醫大學(2篇)。湖南醫藥學院、六盤水職業技術學院、齊齊哈爾醫學院、商洛職業技術學院、首都醫科大學、西安交通大學醫學部、重慶市北碚區中醫院、湖北民族學院醫學院、濱州醫學院等發表相關論文1篇。


  圖3載文期刊來源示意圖


  2.5作者與論文合作情況分析經統計發現,以第1作者身份發表2篇以上相關文獻的作者只有1人。其他作者僅發表一篇此主題的文獻,提示該領域的核心作者群尚未形成。文獻的合作度(作者總數/論文總數)與合作率(合作論文數/論文總數×100%)能夠間接反映研究工作的復雜性和交叉性。文獻的合作度為3.27,合作率為80.0%,處在中等水平,見表1。


  圖4第一作者單位個數地區分布圖


  圖5第一作者單位結構示意圖


  表1翻轉課堂與臨床醫學教育文獻的作者及合著情況


  2.6文獻獲基金資助情況檢出的15篇文獻中,受基金資助的文獻量為7篇,占文獻總量的46.7%,屬于中上比例。但7篇論文都主要是受到省級或高校基金資助,屬于教改課題,其他論文則主要是針對本科生的教學改革。


  2.7關鍵詞分析本文通過統計及分析關鍵詞來揭示熱點問題,此處僅列出出現次數排前20位的主要關鍵詞。“翻轉課堂”與“臨床醫學”文獻主要具有下列4個熱點,即:翻轉課堂、教學模式、教學方法與實訓教學。這些熱點問題涵蓋了高校臨床醫學教學的主要過程和關鍵環節,說明我國的“臨床醫學”的教學模式正逐步發生可喜的變化。


  3思考與結論


  本研究結果表明,在“互聯網+”背景下,基于“通用學習設計”理念的翻轉課堂授課模式已在臨床醫學專業教育中獲得了運用,并取得了初步成果。研究關注度在不斷加強,有影響力的作者在不斷出現,參與的機構和地區在不斷擴大等。但同時也有不少問題值得關注。


  3.1高質量的研究有待加強這一主題的多數研究論文來源于普通期刊,而在中文核心期刊上的載文僅有1篇,這與該主題的研究剛剛興起,很多方面還不成熟有關,同時也提示:這是一個新興領域,是廣大專家學者進行創新的廣闊天地。


  3.2這一主題的研究有待深入目前的實踐主要集中于本科教學,在研究生教育教學中實施的案例則很少。臨床醫學翻轉課堂的網絡教學平臺構建方面的文獻尚鮮見報道。基于論壇、QQ群、微信群、TabletPC模式的探究式翻轉課堂在臨床醫學教學中的探討鮮有提及。目前的研究者對翻轉課堂教學內容構建的研究深度仍然不夠。教師在課前向學生在線提供的知識點和相關信息,課堂中有關學生穿插的各種互動與測試、操作練習、分組討論、教師的答疑、解惑、評測等活動的組織和設計,課后相關內容的鞏固和評估等方面,都有很大的探索空間。如何創新形式、豐富內容、提升質量,從學校的層面實現“校內翻轉”向“跨校共享”的升華,也有待于探索:如何通過設置“課程設計咨詢”,協助教師豐富教學方法,加快探索實踐;如何制定科學標準,對課程內容、教學方法進行評審,以提高教學效果;如何通過線上、線下同步推廣,從而實現“教管學”一體化,以提升教學質量等都亟需研究。在基金資助、形成穩定的研究者以及研究機構等方面,都需要得到更多的關注及支持[10]。


  當然,本研究也存在一些缺陷,比如:數據庫(CNKI)本身的收錄范圍有限,從而導致研究數據不全,有可能影響研究結果的全面性;本研究只是對文獻的外部特征進行了統計,并且只是選取了文獻計量學中的部分特征進行分析,有可能會影響研究結果深入性,需要繼續完善。


  盡管存在種種不足,但開展對上述問題的探索,對于如何充分利用各種教學資源,提高臨床醫學專業的教學效果和人才培養質量,以及推進教育教學改革等,都具有重要意義。

大星彩票走势图网